作为景观的裸像

约翰·伯格指出:“女性自身的观察者是男性,而被观察者为女性。因此,她把自己变作对象——而且是一个极特殊的视觉对象:景观。”

2015-07-24

约翰·伯格指出:“女性自身的观察者是男性,而被观察者为女性。因此,她把自己变作对象——而且是一个极特殊的视觉对象:景观。”这要求,女性的外在特征要符合男性的心理需求及观赏习惯,画面中的女性形象也不例外。从观看的角度,女性身份已经被局限,她们必须时刻关注她们作为被观察者的身份,心理暗示驱使她们行为优雅,举止端庄。而“男性观察女性,女性注意自己被别人观察”,则解释了为何男性画家占据比重高于女性的原因。

裸像作为一种景观存在于欧洲油画传统中

古希腊时期,裸像是当时人们对完美的人体与写实主义的现实载体。此时的裸像作品是纯粹表现人体的高贵与圣洁。观看者在观赏当时的艺术作品时,感受到的也是崇高不可亵渎的对人体的赞美之情。


到了中世纪,裸像作为一种文化符号,被运用于中世纪绘画中作为一种叙述故事发展过程的素材。文艺复兴时期,人文主义兴起,提倡自我实现,女性的形象开始趋向真实,画家根据雇主或其指派的模特写生,结合大众审美的口味,创作出如幻似真的女性形象。


米开朗琪罗在他的作品中,描绘了大量的裸像,遍布了整个西斯廷礼拜堂的天顶。观察这些裸像的体态,多为身材结实健美的男女形象,为礼拜堂的宗教教化作用服务;尽管在1564年,米开朗琪罗去世后,一位名为达尼埃莱的画家受雇为裸像身体的敏感部位加盖了衣物。

此举动恰恰也告知了我们,裸像在当时还并未完全被教会所接受,即使它们作为神圣不可侵犯的天顶画的一部分,因赤裸而产生的羞愧感还是强烈地影响着观看者的。

约翰·伯格这样描述布龙齐诺的《时间和爱情的寓言》一画,别的姑且不论,这显然是一幅挑逗性爱的作品跪在软垫上亲吻那位女子的是丘比特,女人是维纳斯。可是她的身体摆成这种姿势同他们的亲吻是风马牛不相及的。她身体的姿势是摆给赏画的男人看的。丘比特的右手放在了维纳斯的胸上,两人对视的眼神流露着某种不可名说的欲望。画中裸体的维纳斯,不再是高贵及不可侵犯的象征。她扭曲的身姿,手持丘比特的金箭的右手,以及丘比特那令人不舒适的左手,都表明了画家有意识地对观赏者传达出轻浮,挑逗的信号。在此,女性裸像演变成为一种带有世俗意味,谄媚的图像符号。尽管如此,有关于这时候的裸像绘画,更多地是一种作为静态的对象以供观赏。


Seated female nude with elbows propped,Egon Schiele,c. 1914.

比如埃贡·希勒的肖像画,其中洋溢着狂热的情感,直白的绘画寓言,完全暴露于观看者眼中的裸体,反而让观看者感到了羞愧与害羞之情。至此,观看者对于裸像的感受仿佛走过了一个循环的过程,但情感的成因却大不同了。

时至今日,裸体依旧是艺术家广泛运用于创作中的图像符号。当下在艺术圈引起争议的中国摄影师任航,就以裸体作为一种景观的表象,拍摄了大量真实又具有情色倾向的作品。摄影在19世纪的出现影响了观看,无可厚非地,裸像也在新科技的出现于发展中不断地被使用。正如约翰·伯格的总结,可是,观看女性的基本模式与女性形象的基本用途,仍无变更。


Copyright © 2008-2017 AS国际建筑与空间研究所。备案号:京ICP备16022350号-2
北京市东城区银河SOHO,B座3层20307室